超越科技网

老人死的时候,还是坐在小马扎上

简介: 老人死的时候,还是坐在小马扎上,就墙根底下,拐棍支着下巴,看我来了,他没有抬头,听脚步声就知道是我:你来了。

第一次见到光荣院里石板大爷,是因为我挡住了他的阳光。

我回头看他,他在墙根那里坐个马扎,眼睛却不看我。

我陪了笑脸向他道歉,他也不作声,把拐棍收回去,拄在自己下巴上,眯着眼像是打瞌睡。

旁边同事拉我走开,暗自告诉我:这老头就是怪。

后来,才知道,那时候,他眼睛就几乎已经全盲了。

再到后来熟识以后,我也带他去过医院,大夫说已经太晚上,手术也是白受罪。

后来我们熟悉起来,是因为说起当年淮海战役。

我喜欢读一些军事类的书,光荣院里住着的,大多是些退伍老军人,也就和他们聊起当年。

一群老头散去,只剩下我和石板老人。

我背得过十大的,十大的生卒年月,再往后说,就记不清楚。

那时,我们都是爱学习的。

他还经常拿了我的笔记去抄,后来,我们都考上了,都做干部。

后来,后来,我觉得解放了。

不打仗了,当兵还有什么用?

现在,他是大干部。

哼哼,大干部了。

看电视里,他出来,他看不到我,我也看不到他。

石板老人那时眼睛就近全盲了,两眼窝又深陷进去。

说到这里似叹了一口气,又冷冷笑笑,重新把拐棍支到自己下巴那里。

我喜欢听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,那些也根本不是故事,就是他们亲身经历的事实。

讲他老家是东北的,跟着大一直南下。

一直就是跑,打。

那时候天气很热,只要一停下来,就是渴的嗓子冒烟。

不过,到处都是水坑,人们趴下来就喝水,像牛一样,直接伸着脖子,撅着屁股去水坑里吸个饱。

喝到后来,才发现水里尽是些不见过的小虫子。

队伍上,很多人都闹了病,有的,就这么喝死了。

行军就是不停的跑,一停下来,找地方就去拉稀屎。

太困了,夜里行军走着都能睡得着。

后面一个兵拉着前面兵的粮食袋,就这么走着睡。

像他这个,根本不是当兵的样。

在我们讲叫做“枪响治百病”,多大的病,一听枪响,立马什么都没了。

这种个样的,上做饭的送信的也比他强百倍。

那个同屋的老头终于在一个冬天死掉了,拉了一被窝的屎尿,到天亮发现时,已经冻了冰疙瘩。

他没有看一眼,说:当兵的,不该是这个死法。

他有儿有女,但极少来往。

按人们的说法,这老头太倔,和谁都聊不来,弄到儿女都不来了。

但我们说了不少话,都是过去那个年代的。

夏天,他捋起裤腿给我看伤疤。

当时,敌人的先头连已经进了村,他们只好原地藏起来。

他躲在草料堆里,敌人刺刀捅进来,就从自己两腿之间过去,划了一道沟,刺刀抽出去时还没见血。

老人死的时候,还是坐在小马扎上,就墙根底下,拐棍支着下巴,看我来了,他没有抬头,听脚步声就知道是我:你来了。

--但那一次,他没有说话,整个人一动不动。

“石大爷,石大爷”我喊他,不作声,就这样坐在那里死了。

电视上,报纸上,各色的媒体又是各样的活动。

每年到这时候,领导们要来光荣院慰问,带来了节日礼品还有一些官方记者来拍照。

每到这时候,光荣院里的管理者们都要事先安排,那些长相顺溜,看起来比较光彩上镜的去到前排,那些脸色体态难堪的,就躺在屋子里不要出来。

像石板老人这样的,也就由他在后院增根正面坐着马扎,用拐棍支着下巴。

每到这时候,管理员就特别希望我来,陪着老石板聊天,不要来前院,不定说些什么话来,影响节日的欢乐气氛。


以上是文章"

老人死的时候,还是坐在小马扎上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超越科技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