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科技网

云计算服务商及相关解决方案主要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,其中运

简介: 云计算服务商及相关解决方案主要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,其中运营商互联网带宽资源和机房资源,云计算厂商通过租用或自建(以租用为主)数据中心的方式来IaaS、SaaS等云服务。

对于人类而言,学习、工作甚至生活之余的休闲大多数是打开网络、连上Wi-Fi,打打游戏、看看视频或者逛下淘宝以及刷刷朋友圈等。

其实,它们本质上都是一串串由二进制代码转换而来的信号,平常就如同无数的谷粒一样,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个个叫“IDC”的粮仓里面。

因此,IDC承载着网络世界,同时也承载着我们的生活。

在这个平台基础上,IDC服务商为客户互联网基础平台服务以及各种增值服务。

说白了,IDC好比如一个网络房地产商,首先它了一所大房子给大家的机器安个家,里面有场地、带宽等基础托管服务等。

然而,随着IDC的逐渐发展成熟,IDC绝不止代管机器这么简单。

它已经突破了传统意义中机房的概念,又包含着网络和服务这两个基本的内容。

在网络方面,一个典型的IDC已经不仅仅是骨干网的一个高速接入网,还应该是所有独立网络的高速对等网,是同任何网络平级的网络基础设施。

在服务范围,它更多泛指着所的一切服务,包括客户租用数据中心的服务器和带宽等,并利用数据中心的技术力量,来实现自己对软、硬件的要求,搭建自己的互联网平台,享用数据中心等。

IDC上游主要为建设数据中心的硬件商和基础资源商,包括IT设备(服务器、交换机、路由器、光模块等)、电源设备(UPS、变压器等)、土地、制冷设备、发电设备和基础运营商的带宽服务等。

中游IDC服务商,国内为运营商IDC、网络中立的第三方IDC以及近年兴起的云计算服务商IDC,主要IDC集成和7*24小时运维服务。

目前,运营商IDC依然占据较大份额,但随着网络流量的爆发和增值服务需求的提升,第三方IDC正在快速发展。

云计算服务商及相关解决方案主要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,其中运营商互联网带宽资源和机房资源,云计算厂商通过租用或自建(以租用为主)数据中心的方式来IaaS、SaaS等云服务。

传统IT模式下,企业需要自己去租用或者自建IDC,同时购买服务器、存储、带宽网络等,服务器还要装系统、中间件、应用等,投入巨大。

现阶段,云计算需求的快速增长成为IDC行业增长的主要驱动力。

此外,IDC行业的商业模式主要分为批发型与零售型。

相比于批发型IDC,零售型IDC有稍多比重的收入来自于联网类服务。

下游互联网用户包括所有需要将内容存储/运行在IDC机房托管服务器的互联网企业、银行等机构单位、机关、制造业以及传统行业等。

随着全球5G商业化进程加速,各行各业的流量增长势不可挡,对IDC的需求与日俱增。

根据中国数据中心产业发展联盟统计,2018年,国内的IDC市场的主要需求方包括云计算企业、互联网公司、金融企业以及机构。

从产业链价值来看,土建及配套设备工程、电源设备、制冷系统、机柜和光纤光缆等主要由IDC企业承担,资本支出占比最大的是土建及配套工程和发电机组等。

服务器、交换机、路由器和存储器等ICT设备的投资主要由下游客户负责,包括云计算厂商、金融等机构客户等,其中市场价值最大的是服务器,目前在IDC产业中的规模约为510亿元,剩下是IP设备,包括交换机、路由器等,规模约为147亿元。

运维费用来自IDC企业,主要为电费,在整个产业链中价值占比约为9.6%,其次还有房屋租赁及物业费、带宽使用费和人工成本。

1945年,美国生产了第一台体积3000立方英尺,占地170平方米,重量30吨,耗电140-150千瓦的全自动电子数据计算机“埃尼阿克”(ENIAC),开启了与之配套的“数据中心”的演进,这可以说是IDC的鼻祖。

直到1996年,Exodus的创始人最先提出“IDC”的概念。

他曾是IBM公司的副总裁,要求IBM拓展IDC服务,但是在建议没有得到采纳的情况下,他跳出IBM并组建了Exodus。

进入了21世纪,互联网呈现爆发式的增长,从Web1.0时代迈向Web3.0时代,从桌面端渗透到移动端,互联网的应用由早期的信息浏览发展到网络娱乐、信息获取、交流沟通、商务交易等多元化应用,其中催生了无数新的需求和行业,使得数据中心的需求大幅增加,IDC市场迎来快速发展。

根据IDC圈的统计,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,全球IDC市场规模近年增速维持在15%以上且近些年增速略有提高。

2014-2018年,全球IDC市场CAGR达到了18%。

虽然IDC是在之后才进入我国的词汇,但作为其最初形态的计算机,出现的时间却要远早于此。

为了追赶世界先进潮流,1956年,中科院计算所筹委会成立,新中国投入到电子计算机的学习、设计和制造中。

随着全球大规模集成电路迅速发展,世界上第一台微型计算机在美国硅谷诞生,当时新一代的连接型网络开始将服务器单独挡在一个房间里,进行简单的布线和分层设计,“数据中心”这一名称正式产生。

而在这一阶段,我国的计算资源仍然主要运用于国防机构、科学研究或军事机构,机房形式也与此前类似。

直到1996年,“数据中心”流行之后,我国中国电信创新性地向客户托管业务和信息港服务业务,这才是我国IDC服务业务的雏形。

2000年,IDC的概念开始在国内迅速普及。

随着互联网在国内市场的快速发展,大量企业上网的需求推动了IDC市场的迅速增长。

从当时的定位来看,IDC主要是作为一种以电信级机房设施为基础,向用户专业化、标准化的数据存放业务。

自2002年以后,服务于短信、网游、语音和视频宽带等应用的IDC业务迈向第二轮高速增长期。

在这一阶段中,互联网应用内容的极大丰富以及国内互联网用户数、尤其是宽带用户数的剧增,网络的访问量不断增大,用户对访问速度和服务内容的需求不断升级,迫使大量互联网企业重新规划网络架构。

随着国民经济各主要行业信息化建设日趋成熟,移动互联网以及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不断涌现,进一步推动了国内IDC市场的发展。

从建国前的一无所有到现在,2018年我国IDC业务市场总规模已经达到了1228亿元,增速为29.8%,目前高于全球增速。

随着5G、AI和边缘计算的落地,IDC的形态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

Equinix、Digital Reality和NTT等是全球第三方IDC服务商的主导力量。

截止2017年,全球IDC三大龙头Equinix、Digital Realty和NTT通过相继的收购,继续扩大着绝对的竞争优势,使得这三家公司控制着全球28%的市场份额。

我国约50.7%的IDC市场份额由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移动这三大电信运营商所占有,但IDC业务并非是电信运营商的核心业务,其收入只占到总收入的1%-3%,网络宽带业务才是电信运营商的核心。

以万国数据、世纪互联、光环新网以及宝信软件等七家为主的第三方IDC服务商合计市场份额为27%,差距十分明显。

另外还有22.3%的属于其他类的市场份额,其中包括了自建自用以及中小型第三方IDC公司。

就目前来看,云计算和边缘计算驱动着全球IDC行业朝“大规模、超大规模+小型化、微型化”两大方向发展。

近年来,全球云计算集中化以及价格下降倒逼IDC朝着规模化、集中化发展,全球数据中心数量正在不断减少,而单体规模在不断扩大,超大型数据中心数量不断增加。

从区域分布来看,目前40%的超大数据中心均分布在美国,剩下中国、日本、英国和澳洲分别占8%、6%、6%和5%。

整体来看,我国超大数据中心建设仍然具备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据预测,我国超大型数据中心数量在全球的占比,有望从当前的8%在2021年提升至15%-20%。

2018年以来,我国BAT等云计算巨头分别在河北张家口、贵州贵安、内蒙古乌兰察布、江苏南通、陕西西安等地区布局多个数据中心,投资规模超过900亿元,加快布局数据中心。

随着云计算的发展,我国大批二三线城市传统IDC服务商将转型或者倒闭,而在一线城市大规模布局的头部企业优势将愈发明显,盈利能力有望持续提升。

相较传统的IDC,微型/小型IDC 具有可扩展性更强、部署速度更快、可靠性越高、可帮助企业留有一定数量的IT设备和资本成本优势。

宝信软件(600845):2013年开始进入IDC领域,先后推出宝之云IDC系列工程项目。

宝之云IDC为华东地区单体机柜密度最大的IDC,一期机柜数量4000个,二期机柜数量4000个,三期机柜数量9500个,四期机柜数量9000个(部分在建)。

宝之云IDC一期至三期的客户为运营商,公司和运营商签约,将机柜租给运营商,并保障机房的供电、供水等,运营商将宽带网络接入机柜,并与终端用户签约,将机柜租给终端用户(目前主要为阿里巴巴、360等互联网企业)。


以上是文章"

云计算服务商及相关解决方案主要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,其中运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超越科技网的其它文章